Loading

勇爸護家反被告

作者:徐宏澤 律師文章人氣:1852

新聞案例:
105年10月31日晚間,駕駛BMW 舊款大7轎車之郭姓駕駛行經台中東海商圈,因一輛白色Toyota Altis違停佔用馬路而按喇叭提醒,然竟遭對方駕駛率車上乘客共4名男子下車持棍棒對BMW 猛砸,郭姓駕駛即駕車衝撞Toyota Altis來回4次,嚇得砸車之4名男子躲進附近店家。嗣後警方依毀損、傷害、恐嚇、公共危險等罪將5人移送法辦。(參自由時報新聞,BMW搭撞車事故行銷 網發起「汎德免費幫大7修車」,2016/11/1,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873734)

法律評析-以毀損罪部分為討論主軸:
按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害前二條以外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足以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所謂「毀棄」即指毀壞滅棄,而使物之本體全部喪失其效用及價值者;稱「損壞」即損傷破壞,改變物之本體而減損其一部效用或價值者;稱「致令不堪用」係指除毀棄損壞物之本體外,以其他不損及原物形式之方法,使物之一部或全部喪失其效用。本則案例4名男子持棍棒砸BMW;郭姓駕駛駕車衝撞Toyota Altis均已改變物之外型而減損其價值(或一部效用),應係損壞他人之物且足以使他人(Toyota Altis之駕駛即持有人)造成損害,而構成刑法第354條之毀損器物罪。
然有疑義係,郭姓駕駛係因對方先持棍棒猛砸其BMW,始為衝撞Toyota Altis之舉,是否得主張刑法第23條之正當防衛?觀郭姓男子共計衝撞Toyota Altis達4次,其正面臨4名男子持棍棒砸車之現在不法之侵害,郭姓男子衝撞之舉固係出於防衛自身及在車上之乘客之人身安全(及財產權)所為之防衛行為,然於郭姓男子第1次衝撞後,該4名男子即已逃之夭夭(郭姓男子應明知此節),則郭姓男子應知悉其已達嚇阻4名男子繼續攻擊之效果,即不法侵害業已過去,又郭姓男子竟繼續衝撞3次之舉動,顯係基於報復之犯罪意思,難認係屬防衛行為,故應不得主張刑法第23條之正當防衛以為阻卻違法(即不得以為主張毀損罪不罰,甚或防衛過當而減輕或免除其刑)。
扼要地附帶說明,就傷害罪(及刑法第277條)部分,主要應視雙方有無造成傷害結果為論斷,於新聞中暫且看不出來有何傷害結果;就公共危險罪(即刑法第185條)部分,觀郭姓駕駛係於公眾往來之道路上為衝撞,且客觀上已達致使公眾往來之人、車不能或難予往來通行,且如必欲通行,有極大可能使公眾往來之人、車發生危險,自可能成立公共危險罪;另就恐嚇罪(刑法第305條)部分,4名男子持棍棒砸車之行為(郭姓男子衝撞之行為),已足令郭姓駕駛及其車上乘客(4名男子)感覺生命、身體受到威脅,且達於使人心生畏怖之程度,自均應成立恐嚇罪,又郭姓男子亦無法主張正當防衛,業如上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