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拒絕酒測之罰款

作者:徐宏澤 律師文章人氣:6274

新聞案例:
北市涂姓女子於104年間凌晨2時許,因飲用氣泡酒後騎乘機車違規逆向行駛在松江人行道上,經北市中山分局杜姓及陳姓警員攔檢後,發現涂女身上帶有酒氣,故要求酒測,而涂女亦答應為酒測。復杜姓員警告知涂女酒測值不同程度及拒測之法律效果,涂女聽聞後因擔心會面臨刑責,即向員警詢問可否不要受測,員警竟答:「如果有一半機會送法院的話,可選擇不吹,就是繳罰單而已」、「你如果選擇拒測的話,就是妳最保險的方法」、「如果拒測,機車保管在派出所,如果測不過就要送法院」等語,涂女隨即稱:「好拉好拉,那拒測。」而拒絕酒測。
復涂女因去電與其丈夫商量,又更改意願而同意酒測。然員警竟以「拒測就不能改」為由,並以涂女「酒後駕車拒測為由」開罰9萬元及吊扣駕照之行政裁罰。嗣涂女不服即提起行政訴訟。而於日前本案經台北地院認定警員刻意誘導,判決撤銷裁罰(參蘋果日報,暗示「測不過會留案底」女抗罰免繳9萬,2016/11/7,http://m.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61107/37442858/)

法律評析(參考台北地方法院104年度交字第358號行政判決):
一、拒絕酒測之法律效果?
道路交通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規定:「汽車駕駛人,駕駛汽車行經警察機關設有告示執行第一項測試檢定之處所,不依指示停車接受稽查,或拒絕接受第一項測試之檢定者,處新臺幣九萬元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吊銷該駕駛執照及施以道路交通安全講習;如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者,吊銷該駕駛執照,並不得再考領。」此乃針對拒絕履行配合行政不法證據調查協力義務之行政裁罰條款。

二、拒絕酒測應否裁罰?
汽車駕駛人拒絕酒測,非必然即依上開規定為裁罰,仍應視汽車駕駛人是否具接受酒精濃度測試檢定之義務,即必須確認警察是否確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8條第1項第3款:「警察對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交通工具,得予以攔停並採行下列措施:...三、要求駕駛人接受酒精濃度測試之檢定。」之規定為執法(舉例來說,就「已發生危害之情形」,例如已駕車肇事;或有「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情形,例如車輛蛇行、猛然煞車、車速異常及其他異常行為等)。簡言之,警察攔停交通工具進行酒測應具有關於酒駕懷疑之客觀合理關聯性,不得僅憑警察之主觀臆測而為認定並對可疑酒駕之人予以攔停且強令其接受酒測。
另警察機關在所謂「易肇事路段」,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第1項第6款:「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六、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之規定,以抽象性時間、地點標準設置路障,行經該特定道路之交通工具,於設有告示執行酒測檢定之處所,若不依指示接受稽查即應認係直接違反道教處罰條第35條第4項規定。
再者,基於被告享有「不自證己罪」之刑事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應僅係針對行政不法行為(即道路交通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之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而駕駛汽車之交通違章行為)之調查程序未盡配合調查之協力義務者,使得對其施以行政裁罰;若係以犯罪(即刑法第185條之3酒後駕車公共危險犯罪)訴追為目的而要求嫌疑人接受酒測為調查時(例如行為人早已停止並放棄駕駛汽車之危險行為,且無證據顯示其有繼續駕駛汽車而有危害交通安全之虞,要求其酒測單純為偵查訴追已完成之酒駕公共危險犯行,而出於蒐集既往犯罪行為證據之需要),則警察機關或公路主管機關應不得以犯嫌拒絕接受酒測,即令其擔負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之行政裁罰。。

三、拒絕酒測檢定之認定?
所謂「拒絕酒測檢定」之認定,應以是否違反行政證據調查之協力義務的準繩予以判斷。即令義務人受臨檢盤查之初,曾表明拒測之意思,只要調查機關客觀上仍得進行酒測(亦即警察機關有充足之人力與酒測裝備,得對在場任何人均得施以酒測者),依合理客觀情勢研判也還未因時間經過而散逸,調查客觀上尤屬可能,則義務人應仍得盡其協力義務,應無破壞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誡命規範所保護之法益(避免受檢人規避檢查,並因此能促使受檢人旅行受檢之協力義務,因而取得違章證據),故不得逕以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為行政裁罰。

四、本案評析:
本件案例涂姓女子本無選擇拒測之意思且願意接受酒測調查,即並無不履行協力義務之違章情事,若員警繼續進行酒測,除非涂姓女子消極怠於配合,否則應無可能因拒測而受罰。但員警卻以明顯暗示有拒測之「權利」表示,告知其得選擇拒測,並提供拒測與受測超標各種不同可能性間法律效果輕重之差異(另有謂無機車駕照就無庸吊銷而使涂姓女子有誤解法律效果之認知),致使涂姓女子顯然畏懼受測可能受刑事公共危險罪訴追之風險,即猶豫不決復又選擇拒測。其中員警顯然未及注意於該等情節下,涂姓女子只有受酒測之義務,並無所謂「拒測權利」,且涂姓女子係受員警鼓吹而在不盡正確之錯誤認知背景下,而貿然更改意願為拒測之決定,堪難認涂姓女子有真實不履行協力調查取證義務而拒絕受測之意思。
再者,機器客觀上仍得對嗣後有意願受測之涂姓女子進行施測,且涂姓女子體內酒精濃度應尚未散盡,調查客觀上仍屬可能,自無破壞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誡命規範所保護之法益,故非得依違反道交處罰條例第35條第4項為處罰甚明。